看齐中文网

搜索"青臾"相关小说

正直的小郑 虚臾世界
你上学时传过纸条吗?你收到过匿名的纸条吗?也许,一个简单的回答就会加入一场游戏,兑换,强化,进阶,战斗,不仅是为了活下去,更是为了找寻最终...
徐梓离 须之臾
本书根据中华五千年神话传说以及山海经内容改变的仙侠故事。来自六界之外的敌人会对世间的生灵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此时本应该团结抗敌的六界...
三青寻 青寸
青青沥阳,嫣红如花朵一样绽放,手持寸青,游戏于敌人中央,他热爱生命,看着嫣红于寸青间缓缓滴落刺目而灼烧,他的心颤抖而坚定,于每个尸首间放...
青眉渡 羽青帝
人生的路,多有崎岖。走过这一遭,回忆起前世今生,所有的相遇,离别终将如风一般远去。他年如是再相见,嫣然一笑回首,相忘于江湖。
师殁青 殁青剑
十年的仇恨,当初少不经事的少年已成长成冷血剑客。少时感情的羁绊也已经随着仇恨消失殆尽,只是复仇的路,往往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在遍体鳞...
茯苓青仙 青仙文集
曾几何时,惶惶度日,现欲执笔题字,浮生千百事,慢品慢理。
青黄春秋 万青历
这是记载着共和国辉煌年代的万青历设立之前的故事,关于为何被称为“万青历”,有许多钟说法,但这些诸多猜测都偏离不了那段“民和历”最后那段时...
罗青泽 青泽诗
很荣幸今天我能再次在此发表我的诗歌。与作者之前和建艾所共同创作的《流年诗》不同的地方在于本诗集所有诗歌均按写作时间来排版,并且集均为...
老狼青洛 青洛怨
清水江流,萧萧风雨,无情送我,帆开烟艇。楚山苍莽,衰草斜阳,雁声叫断,数声羌管。  屏山曲,青洛怨,天涯醉里,芳思难整。  可怜镜鸾影,但惨惨梨花...
青帝大人 大道青帝
“天”“地”“人”,井水不犯河水。天上神仙高坐,冷眼看人间,观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人皇统御人间山河大地,坐拥九洲,河山沉浮尽在掌握;地府主掌阴阳...
青空游 青空游
小说名打错,是蓝鸢尾之梦才对,太丢人了  假如能够选择活法,你是否会像蓝鸢尾一样盛放
青影公子 青之杀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我本应一辈子,只是一介凡人平庸的过完一生,直到那天一切都改变了.....
青语丶 青帝歌
何为力之极?或掌雷电?控阴阳?堪生死?且罢…
阑青道人 谓之青囊
时光里,刻着你我一生的影子,好像这清凉的晚风一样,带着一丝触不可及的忧伤
弈青锋 唯我青锋
洪荒乱世,仙之伊始,这是一个群魔并舞的时代,指可洞虚,发亦可斩星,  漫漫仙路之上,硝烟弥漫,群雄并起,只为那一个从未有过的开端。  一位从东...
戕臾 狗策划的造孽江湖
狗策划者,商行之也。  上抄剑三,下袭天涯。  篡逆水寒,改古剑谭!  游戏要钱,装备要费。  无良之举,激起民愤,  一朝穿越,万世无财。  卿本佳人,...
臾生 一世执仙
一念执着,其意如魔,一世执仙,沧海已桑田。
戕臾 好羞耻的武侠之旅
创世神给林易安装了一个选择题系统,在一定的时间内必须选择一项,然后随手把他扔到了一个充满武侠气息的世界之中。
臾晚 十年后我必暴打你
十年前,亓晏身中剧毒两腿皆断,险些丧命于山野,却被一个古里古怪的姑娘拖回了家。  她治好了他的腿解了他的毒,可过程惨烈无比。  那时亓晏咬...
臾小生 武侠求长生
用新武侠笔法,书写那些你熟悉的武侠世界
婴海岸青 婴海岸青——幻梦
爷爷常说一句话:“人生在世,总是免不了要分离。”一开始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知道后来我渐渐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主人公曹冲。
青魔作者 青魔艳姬
关于一个倾世美女的艰难寻爱之旅,中间还有些柴米油盐的魔法战斗和乱七八糟的笨男人,愿有情人终成眷属吧,虽然这世上真爱难找
六道青桐 青桐道人
“疯癫道人疯癫语,管他世间百般愁。把酒言歌杯中月,却恐来日有一缺。春潮催花春不谢,霜寒闭门亦无妨。斗转星移二十四,周而复始话新别。”    一...
青空巨人 联盟之青空之下
不管你曾经经历过多少坎坷,总有一道光,会让你原谅生活中所有的伤痛,也总有一道光,让你看到全世界合力帮你的力量。
卢妃慕青 寻永恒之青染
她恨,上一世,被双胞胎妹妹亲手打入混沌裂缝,身死道消。这一世,她重生归来,势必对那狠心的妹妹进行复仇。
阿臾ayu 倾世凰女:重生之雏凤
上古之战,天崩地裂,万神寂灭。  卧龙凤雏,倾分两陆,一位位主宰只为争夺无上的道路。  在世界的混沌之初,  少女从微渺走出,  一袭墨衣,目色清...
梦臾星辰 穿越成为皇子为了活参加皇位争霸
为了钱权,没有感情只有利益
青弦墨韵lh 重生都市之青帝
叶宇上一世本来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家庭美满,却因为他喜欢京都蓝家喜欢的人,父母被蓝家陷害锒铛入狱,哥哥的公司破产,小小姐在娱乐圈也被遭...
青炎卫R 口袋妖怪之青炎传奇
天才少年自制机器穿越,失忆的同时肩负使命,亲情,友情,爱情;严肃,搞怪,淡定,欢迎各位观摩
我不是青鸾仙人 崩坏世界的青鸾仙人
青鸾,相传乃龙凤所生,世间唯此一只,为西王母的信使。“赤鸢赤鸢,教我武功可好?”“嗯。”“赤鸢~别练功了呗,陪我玩嘛~”“不…嗯。”“赤鸢,我喜欢你!”“...